新闻摘要:

如果说2018年是“严监管”政策执行贯彻最彻底的一年,那么2019年就是对“严监管”的加强和巩固。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前三季度,各级银保监系统共对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等银行业机构开具超2500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约6.8亿元,共有1223名相关人员被罚。可以预见,银行业监管的总基调仍将是严格合规监管。


97张百万级罚单 ,违规输血楼市再成重灾区


从监管力度来看,百万级罚单的身影也成为常态,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初至三季度末,银保监会共祭出97张百万级罚单。因贷款实际用途管控不严格、授信业务违规、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内控管理缺失等问题而遭受处罚的银行数量较多。


今年一季度,有41张罚单的罚款金额在百万元以上,1月24日,金华银监分局对稠州银行开出超百万级罚单,该行因未准确计量风险、计提资本与拨备等问题被罚款610万元。这也是2019年以来第一笔银保监系统超600万元以上的单笔银行罚单。


今年二季度,有25张罚单的罚款金额在百万元以上,从处罚事由来看,“三查”执行不到位、违规发放贷款、信贷资金被挪用成为监管关注的重点,例如,4月4日,民生银行青岛分行因违法违规发放贷款被青岛银保监局没收违法所得356.3万元,并处违法所得1倍罚款356.3万元,罚没合计712.6万元。





编者观察:


从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罚单组成来看,违规向房地产行业授信成为了最主要的百万级罚单来源。从业务的角度来说,房地产行业贷款是银行的重要收入来源,也因为涉及金额巨大,银行和相关贷款审批人员将有更多的动机和寻租空间,去违反现有流程规定提供贷款,这将成为银行内控和内审部门需要面临的挑战。


此外在违规原因中,用途管控不严格,除了银行为争取业务刻意规避可疑客户外,根据人行规定银行开展业务过程中应尽到KYC义务和了解贷款用途,但考虑到银行的人力成本,需要向数据供应商采买交易对象企业数据,或者委托第三方实地考察客户业务了解贷款用途。而如果服务供应商提供数据来源不合规(如非法使用爬虫技术,或者使用非授权数据),反而会为银行带来合规方面的问题。